岸沼青雅

非典型棒读体写手。脑洞大但不多,只有在吃不饱时才动手

【HTF/英军英觉】无题的NC17

想了很久还是发上来,这篇是入htf坑后无R18粮的鸡血产物。当初在复习考试时的摸鱼。

警告⚠卡肉卡肉卡肉,高能卡。发上来是为了督促一下我自己orz

开头就是肉,所以放一段中间和谐内容的预览。


————

Splendid觉得自己真是幸运,居然能发现被人尊敬又畏惧的军人如此隐秘的一面,并且完完全全地独占。

这么可爱的人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。谁也看不到,也永远不准看到他这个样子。

不然他——Splendid,欢乐树的英雄,不介意在明天的到来前再给这染满鲜血的世界再添几具尸体。



完整戳:http://m.weibo.cn/2161673700/3890916236743776?sourcetype=page&lfid=2304132161673700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lcardid=&mid=3890916236743776&luicode=10000011&_status_id=3890916236743776&uicode=10000002

【烈日灼心/伊辛】ABO脑洞1

不开心地来补前文。明明已经把大尺度的删了然而还是被吞了…所以这次只发最前面的预览,其余的直接走微博。

—————

辛小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,痛苦地喘息着。

哪怕是冰冷的水泥地板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救赎,他咬着牙,在地上苟且爬了几步,一手按着胸口,上半身憋着劲探了起来,另一手抖索着拉开了抽屉,摸出来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。

仿佛脱了力一样倒在地上,极速的喘气怎么也止不住,他勉强控制自己拧开了瓶盖,但是一个不稳,里面的药丸掉了下来——只有最后一颗了。

辛小丰忍着下身汹涌而过的热流,也不管什么水不水的娘们事,救命稻草一样送进了嘴里。良久,他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
————

“阿道…”杨自道刚走进出租屋,看到的就是自己兄弟瘫在地上苟延残喘的惨状。

“小丰!你又…?”赶忙将辛小丰扶起,慢慢带到床上安顿下,杨自道坐在床沿,眼睛直直地盯着被子,相对无言。

“药快没了…尾巴的手术费还差不少,也没有闲钱再去买了。”辛小丰靠在床边努力挺了挺腰,想让自己再坐直一些,“你就别管我了。咱们还是想办法争取凑足钱,我这边自己会想办法的。”

杨自道看着自己的兄弟,皱着眉,表情很难看,他内心翻腾得厉害,只道是报应终究会来,但他又怎么能…

“说了没事!还有一些呢,再撑段时间没问题,这期间尾巴手术费也差不多了。”辛小丰掀开被子,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一手挥开杨自道打算帮忙的动作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“晚上还有任务。”


————

辛小丰是个omega。

他的性别比一般人觉醒得晚,在见到那个少女的时候,他还处于“无性别”状态。所以热血上头,还有后面的种种,都让他觉得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报应,也是赎罪。

他做了协警,他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想的,稀里糊涂地就套上了警服,开始出生入死或者分开打架猫狗的工作。

没有人知道他是omege。

多亏科学发展,有抑制素可以帮助这些弱势性别群体能有正常生活的可能,虽然价格高昂,但为了不成为生/子机器和alpha的玩物,omega们还是拼命赚钱来试图掌控自己的命运。

辛小丰本来也是这样,但他现在做不到了。

一直使用抑制素的omega一旦停用,后果如何谁也不知道。辛小丰在这种惴惴不安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,期间还有伊谷春的步步紧逼。直到…

“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的?”
“我不歧视你们…”

即使是6种性别,男alpha和男beta或omega的结合依旧是稀少的。辛小丰为了混淆视听,或者为了度过发/情/期,选择了那个台湾人。那天在阳台上,他就是因为闻到了辛小丰身上的香甜味道,才嘲笑般地开了口,没想到对方很配合,而且还是第一次。

只有一个要求:“不要标记我…不要成结。”

他做到了,每次只让辛小丰帮忙解火,事后会买药给他。他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好,他也不清楚是为什么,也许是因为报答救命恩人,也许是因为他是辛小丰。


微博链接:http://m.weibo.cn/2161673700/3886349269041239?sourcetype=page&lfid=1076032161673700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_ORI&lcardid=1076032161673700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_ORI_-_3886349269041239&mid=3886349269041239&luicode=10000197&_status_id=3886349269041239&uicode=10000002

【烈日灼心/伊辛】ABO脑洞2

⚠警告,全程R18。好孩子不要看哦

前文请戳头像看。

这是我长久以来更新最快的一篇了,趁着热情满满的时候速度地写了一篇XD。

其实我写的时候经常忘记我在写ABO好吗!我觉得他们无论何时都很难会失去冷静,所以写起来居然万分艰难,我本来想好好污一发的QAQ!

这边只放一小段,怕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车在路上戛然而止,伊谷春感觉自己脑内绷紧的弦在一瞬间断了个干净,他只能感觉到耳边灼热的呼吸,和自己征服的本能。

车恰好停在树下的一片阴影中,伊谷春已顾不上那么多,锁起车门就按着辛小丰的后脑勺吻了上去。这个吻浓烈、霸道,仿佛还混杂着些许不甘与放纵。


剩下的请戳微博链接:http://m.weibo.cn/2161673700/3887435488411369?sourcetype=page&lfid=2304132161673700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lcardid=&mid=3887435488411369&luicode=10000011&_status_id=3887435488411369&uicode=10000002